乐视内部电视端团队和乐视网团队进行整合了

2017-08-01 10:08:57 415

  自今年5月份贾跃亭离开乐视,梁军正式任乐视网总经理以后,到现在短短的两个月,乐视内部架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。
 
  当下,大乐视正处于快速分裂之际。乐视网CEO梁军表示,乐视网将对组织架构重新进行调整,将电视端的运营团队与乐视网的团队做整合,未来整个上市公司的业务全部以电视大屏为主。
 
  他坦言,目前市场对乐视产生的质疑大多源于乐视的资金问题,造成乐视资金不足的主因是,公司在过去一段时间在业务上拓展太快,同时公司扩张战略和节奏出现问题。
 
  在外界看来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为新乐视的“铁三角”。而对于三者在新乐视的定位和分工,梁军表示:“孙宏斌对外,帮我们找钱,他上任董事长给大家信心。再给我们一段时间。孙宏斌一出手肯定会有一系列动作。”
 
  电视和影业

  将成上市体系“火车头”
 
  在乐视在危机之中越陷越深之际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组成的新高管团队,正试图将乐视上市体系的优质资产往外“拉”,并将其逐个复盘。
 
  梁军表示:“未来新的乐视就像一个哑铃,一头是电视,一头是自制。电视不会死、乐视影业也不会死。电视和影业,这两块资产在未来将是带动乐视网的‘火车头’。乐视网相当于是哑铃的棍儿,乐视视频的黏合剂效应将把影业和电视业务粘在一起,共同运营。这是一个真正值钱的业务。”
 
  对于新乐视而言,在核心管理层成员到位后,一场由里而外的彻底整合极为重要。
 
  梁军表示,乐视网将对组织架构重新进行调整,将电视端的运营团队与乐视网的团队做整合。而乐视影业将与乐视上市体系业务充分结合,为上市公司解决独特的内容需求。
 
  “我们需要重整组织、优化流程、精简产品线、实现渠道网格化、调整产品定价。这次调整的结果是,未来整个上市体系的全部业务将以电视大屏为主。我们不追求未来乐视网有多少营业额,但要实现现金流的改善。”对于这一调整的时间,梁军透露:“调整需要一个周期,可能需要3到6个月。”
 
  在孙宏斌看来,乐视的两个最重要资产是电视和影业。“既然乐视网在移动端没有办法赢爱奇艺、腾讯,就把重心放在大屏,让乐视网在电视端挤进前列。”梁军说。
 
 战略、融资节奏将调整
 
  不过,摆在乐视新团队面前的,不仅仅是调整业务和注入资金那么简单。
 
  梁军坦言,造成乐视资金不足的主因是乐视在过去一段时间业务拓展太快,同时公司扩张战略和节奏出现问题。“从电视、手机、汽车、体育到易到,这些产业和公司的投入都需要大量烧钱。在大环境收缩的时候,我们在扩张,节奏踏错到了一定时候,问题一下就爆发出来了。由于资金缺乏、业务操作失误,非上市公司只能慢慢卖掉业务或找新的投资人,上市公司宏观的资金面也收紧了。”
 
  回顾乐视一直以来的融资情况,梁军认为,从宏观的战略角度讲,不是乐视生态本身架构出了问题,而是乐视在融资上的节奏与宏观经济发展没有对上。
 
  “到现在,我也认为老贾这套东西是对的。”他说,“乐视网的股价从2015年开始飞涨,当时乐视的融资环境非常宽松,但到了2016年上半年,融资市场开始出现了不好的苗头。去年下半年,我们感觉(资金)非常紧张,要找投资人不太容易。随着今年金融趋紧、资金量收缩,我们恰恰采取了扩张的措施,以致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乐视的资金链就极为紧张。”
 
  “该变革的变革,该调整的调整,该优化的优化。”在梁军看来,乐视在战略和融资节奏上,都会一一调整。

  与新团队建立信任是最大挑战
 
  今年5月21日,乐视网突发公告称,梁军担任乐视网总经理,负责上市公司达成规模化盈利的目标。而此次人事变动,被视为是乐视内部分裂的讯号。此后,贾跃亭逐渐退出乐视网,孙宏斌为首的新乐视团队加速组建,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开始切割。
 
  对于上任总经理以来,做了哪些事,梁军称:“乐视在过去一段时间面临诸多问题,我做的无非是应对和解决(乐视)当前遇到的这些问题。”
 
  谈及其面临的最大挑战,梁军表示,如何跟新团队成员建立起配合关系、信任,仍需时间。在困境之下,如何让调整后的团队稳定,同时让这两家公司(乐视网、乐视致新)在未来盈利,让他压力很大。“在6个月-12个月以后,我们得让公司业绩有明显改善。等业务趋稳的时候,我们要把新的核心团队成员培养起来,建立起信任和合作关系。”
 
  “做了变革、有了新的资金进来,(乐视)的业务慢慢会重新恢复。有了新的乐视管理层、新的战略、新的节奏,外界对乐视的信心才会回来。”梁军如是说。
 
  电商行业品牌商之翼,智能新零售电商生态系统产品贯穿独立高端商城系统翼商城、云端saas版商城系统云商城,淘汰陈旧ECShop系统构架,采用全新YII2.0框架。系统性能更强劲,价格更优惠!

 

云商城
上一篇: 中国使用人工智能就能抓小偷?
下一篇: 美团点评最近计划融资30亿—50亿美元,并且估值高达300亿美元